針對“打的難”等問題,廣州醞釀在2016年前至少再投入1萬輛出租車,同時完善運價,電召或要實行預約收費。對此,一些出租車司機吐槽:目前“打的難”主要是因為擁堵,運力周轉不過來。而不少廣州市民則支持增加運力,認為“打車會更方便”,但不希望漲價。市民們還建議,可將全市電召平臺與打車軟件融合一起,既安全又方便。
  增加運力:
  會否讓路況更堵?
  據廣州市政府研究室主任謝博能介紹,目前廣州出租車有21800多輛,與每千人2輛以上的目標差距比較大,北京是66600多輛,上海也達到了5萬輛。
  據記者瞭解,實際上廣州去年已經投放1400輛出租車運力指標,包括1380輛全市運營指標,20輛大學城專營指標。
  在當時的聽證會上,投出唯一反對票的司機郭師傅認為:“打的難”並不是因為現有的出租車不夠,而是因為交通擁堵,特別是在上下班高峰,運力周轉不過來;晚上特別是凌晨,客人比較少,大部分車輛變成空載。
  這也是目前一些的哥的主要看法。“去年就增加了1000多輛車,你看有什麼用?”昨日的哥劉師傅也表示,“打的難”主要是在上下班高峰期以及一些人流密集的擁堵路段,的士再多也是堵在路上。據透露,目前一般的士司機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,劉師傅擔心,運力越來越多,其收入會受到進一步影響。
  不少市民的意見與此相反。“早晚高峰要打車真的很難,就算在一些不堵的地方,也試過等二三十分鐘都沒車的,增加的士肯定更會好。”白領何先生坦言。
  不過也有個別市民擔憂,現在廣州市區已經比較堵了,如果增加太多的士,會讓路況“堵上更堵”。
  在華南理工大學土木與交通學院教授徐建閩看來,適當增加運力對緩解“打的難”有一定作用,“出租車在全市車輛中所占比例較少,且不會在同一時間涌入特定區域造成擁堵”。有業內人士指出,假如停車費上漲,開車的人可能減少,也應配套增加出租車運力。
  的士調價:
  白領稱吃不消,的哥擔心趕跑短途客
  廣州出租車上一次調價是在2011年10月,起步價由7元調至10元,起租里程由2.3公里調至2.5公里,同時取消2元/車次的燃油附加費,續租價維持2.6元/公里不變。
  《廣州市人民政府關於加強和規範出租車行業管理,緩解“打車難”問題的意見》征求意見稿提出,出租車有別於大容量公共交通工具,應該用於滿足市民人性化中高端需求的交通方式。要探索試行有區別的出租車運價標準,完善出租車客運價格機制。這意味著,廣州打車價格或將調整,例如白天晚上採取不同價格,甚至存在起步價繼續調高的可能。
  “每次說調價都是漲價,2011年才調過,如果又來,普通人吃不消。”在天河區一企業上班的周先生說,現在打的隨便都要十幾二十元,自己平時如果沒有特別的事,主要還是坐地鐵或公交;假如價格再漲,會更少打車。
  廣州交通集團出租車的李師傅不贊成調價:現在10元剛剛好,如果調高到12元,一些短途客會選擇坐公交或地鐵,客人少了自己得多空駛兜客,氣費也會增加。對於白天晚上不同價的設想,李師傅說:“如果政府一定要調,那麼寧願白天調高點,因為人多車多路塞,價格高點可以調節;晚上路況好運轉得起來,可以多兜兜客。”
  有的哥持這樣的觀點:如果真的要漲,可以考慮提高每公里的續租價,畢竟現行的2.6元/公里已經10多年沒變了。
  電召預約:
  目前電召不給力,盼“招安”打車軟件
  上述征求意見提出,到2016年,爭取實現提前4小時預約電召成功率達95%以上,通過電召乘車的次數占總乘車次數3%以上的目標;完善全市統一的電召服務平臺系統;探索在全市實行有償電召服務,逐步實行預約收費。
  廣州市統一使用96900電召服務已有10餘年,廣駿、白雲、交通集團、天湖統一等公司也陸續推出電召服務。不過,此前南方日報記者調查發現,即時電召的士還是比較難,不乏市民“電召形同虛設,等了半個鐘沒回音”的投訴。許多司機則坦言對電召“沒興趣”。鑒於此,快的、嘀嘀等打車軟件憑藉便捷的服務,趁勢而入,吸引了眾多擁躉。
  “平時我一般都不接電召的,不知道車主在哪裡,還怕爽約,就是順路和生意淡的時候才接。誰能說得準4小時以後我們車在哪裡?很難操作的。”建興公司一名的哥坦言,他擔心公司會要求每個月一定要完成多少單電召。
  市民陳小姐表示,目前官方電召用處不大,有事找不到車會很急,如果多花幾元錢能保證有的士到,自己可以接受。“最好能像北京上海,把電召系統和打車軟件融合在一起,即時定位更方便。”
  廣州某出租車公司有關負責人認為,電召要增加司機的時間和直接成本,其實乘客適當多增加費用也說得過去,有償電召成功率會高一些。在電召合理收費的前提下,廣州也可以“招安”規範打車軟件,這對乘客和行業來說都是好事。
  南方日報記者 胡良光
  實習生 袁桂麟  (原標題:穗3年內或增萬輛的士各方熱議)
創作者介紹

酒店經紀娛樂

xx88xxtcc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